All Stories

人之郁闷

白天跟旁边一个同事说,我最讨厌跟人打交道了,同事说,你性格有缺陷,然后又不失时机地说,加油!我只好硬着头皮给那些人打电话,发邮件,爱理不理我也不管了,自己心里想开点想通了就好了,都是给人打工的,没什么差别的,有什么好怕的,有什么好拽的。

MspEmu W.I.P.

回来的时候刚好遇到雨最大的时候,只是保护了上身没被打湿,hoho~~~

今天看到小妞了

今天看到小妞了,中午在食堂底楼靠边的地方,还是那个样子,圆圆的脸,披着一头长发,慢条斯理地吃着菜,估计是在等人。我当时有点意外,因为没想过会遇到,都快忘了她在每周最后一天经常可能会来“贩卖人口”。我只是说了句“又来……”后面的没说出口,一时语塞。 想起那次在茂业被说成是兄妹,呵呵。

MspEmu W.I.P.

突然觉得我这些天一直在做着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也不管那么多了,现在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把它整完了,这季度考评中有5分还全指望这个了。

MspEmu W.I.P.

增加了浏览脚本源代码和用外部程序打开脚本文件的功能。读文件部分直接用Win32 API 来做,感觉有点怪怪的,还是习惯用C 库,连C++ 标准库都没啥了解,也许过些天心血来潮会把它改掉用iostream 来实现吧。现在插件管理功能基本已经达到预期目标了。

MspEmu W.I.P.

意外地发现,只要对hhctrl.ocx 执行implib 导出的lib 文件就可以直接用在BDS2006 的工程里了,再也不用LoadLibrary 和GetProcAddress 了,再也不用为什么时候FreeLibrary 而发愁了,一切都变得那么美好,意外地发现,sf.net 上还有个叫bccSDK 的项目,专门把MS 新发布的一切库移植到可以用Borland 的C 编译器下使用,其实就是一堆的lib 文件,当然还有那个htmlhelp.lib,不过我没有用,因为我已经自己暂时解决了,只是奇怪的是,以前明明我也这样做过,为什么不行呢?

MspEmu W.I.P.

看起来对应用程序与Tcl/Lua/Python 脚本语言之间的链接没多少问题了。至少到现在为止,给MspEmu 加上了最简单的链接嵌入,运行时从进程的模块列表中可以看到,三个dll 都赫然入目。每一种交互都需要一个初始化和清理扫尾工作,这个似乎都是约定俗成的。稍微抱怨一下,这方面的资料还真是少,google 了一番也没找到多少有用的信息,还是因为我的信息收集能力太弱了。

出了点意外

昨天突然发现,外接硬盘中有个分区打不开了,连卷标都丢失了,很郁闷的是,这个分区里放了些对自己很有纪念意义的照片,以及一些才收集来的文档和资料,所以很不甘心,文档资料可以再去网上找,但丢失的照片是只有这个“孤本”的,所以晚上就睡得有点不舒服。早上起来,还想能不能放到别人的电脑上去看看,能不能读出来,后来想想算了,估计也是没希望的,于是就在Windows 自带的磁盘管理功能里把这个分区删除了再添加上,盘符还是改成和原来的一样。然后尝试打开它,当然打不开了,它提示没有格式化,死马当活马医,就快速格式化了,文件系统也用和以前一样的NTFS,然后很怀旧地建了个一个和以前一样名字的文件夹。突然想起那些数据恢复工具不知道有没有用,于是上网搜了一下,down 下一个EasyRecovery 的专业版来,试图用Unformat 来恢复,搞了半个小时,没找出东西来,用Undelete 也没用。正当要放弃的时候,看到还有个RawRecovery 功能,就试了试,还真能找到一些文件,只是文件名全改乱了。太开心了,下午就出去了,让它自己在那里恢复吧。等晚上回来,重要的那些东西恢复了多数,主要是那些照片,还有些文档也恢复出很多,只是很多都损坏了,不能再打开了。整理了一部分,发现一个现象,ZIP 的包损坏率比RAR 的高出很多,可能是RAR 包的自我修复能力比较强吧。还有些doc 和pdf 文件,打不开了,不过不是很重要,也就随它去了,反正大概估计了一下,那些近期想要的文档都还知道网上从哪里能找到。

菲常可乐,菲同凡响

afei 她们事业部开“本部之星”的K歌比赛,xcc几天前开始约我有没有时间一起去,我当然欣然同意了。我们可真是翻山越岭啊,跋山涉水啊,历尽千辛万苦啊,转了几次车啊,先从我家门口坐328 到梅林,然后再坐334 到南山海雅,再坐226 到目的地新桃园酒店。结果我们迟到了1个小时,还好,只是前面唱过几个人,afei 还没上台。过了一小会,就是afei 上台了,离上次见到她又是有几个星期了吧,xcc 虽然是跟她一个公司的,但工作地不在一起,所以也应该很久没见过了,路上的时候我还向他介绍说afei 现在变瘦了,变漂亮了。现场的气氛很好,下面的观众都很配合台上的表演者,afei 那首《听海》也是唱得很有水准,有点像张靓颖的风格,嘿嘿,xcc 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了,跟平时说话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肯定是练了很久了。前面4个选手没听到,反正后面的6个我都觉得很明显唱得不如afei 好。台下的观众真的很热情,想想我们当时整个光网络产品线搞节目,产品线总裁在台上嘶声力竭地喊“大家一起来”,结果台下的人还是反应平平,木然地摇着手中的道具,傻傻地坐在座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