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Stories

文本编辑器Ainesmile

  最近正在编写一个文本编辑器,取名为Ainesmile。按照惯例,这个名字同样是一个妹汁的id。   这个文本编辑器的目标是成为超越Coda、Sublime Text和TextMate的存在,所以基本的定位是一个代码编辑器,也可以做为一个通用的纯文本编辑器。它使用Qt开发,所以目前可以确认的是它将可以在Windows和Mac上运行,如果移植代价不大,将也会在Linux或FreeBSD等其他Qt支持的桌面环境中运行。   写这么一个文本编辑器的出发点,首先,我觉得Mac OS X上的几个编辑器的功能都很炫目,很有现代感,而Windows平台上除了e,就没有其他类似产品了,而e的功能也似乎只是TextMate的一个子集。其次,我觉得Mac用户真是人傻钱多的存在啊。   功能方面,我觉得实现起来没有特别大的技术难点,只不过工作量有点大。当前一个主要的问题是,美工方面,缺少一套用于菜单、工具栏的图标,以及程序图标。求帮助。

好久没来写blog了

  这个月总的说来过得很开心,进展很大,当然前些天也一度出现很灭世的事,甚至为之放声大哭。   一个人的日子果然非常无趣,于是马上回到了用物质享受来麻痹精神的状态,买了一个BlackBerry的PlayBook,一个HP的TouchPad,总共花掉2600块钱,这个月就开销就这变大了。   之后一段时间最主要的两件事,一是找工作,二是写程序。有很多程序要写,现在由于Qt的lighthouse在4.8版本的比较成熟的运用,使得它在QNX,Android,iOS平台上都能进行可以发布级别的移植了,甚至webOS上都可以用了,除了据说虚拟键盘会弹不出来,这样在Pre2/3上应该是没问题吧,虽然我最想的是在TouchPad上用。不过iOS上那个Qt4iOS是要付费的,而且不卖license给个人用户,估计是因为太贵,作者觉得个人用户承受不起,郁闷!   昨天下班后去浦东机场接了小咪,感觉她跟中学时的长相差别好大,看照片中学时要清纯漂亮很多。回到小区是21:39,然后去对面的接头暗号吃肉,不过好像有点吃坏肚子了,晚上2点多起来拉肚子。后来醒来很多次,7:15时醒来打电话喊人起床,再一直迷迷糊糊睡到10点多,发现小咪已经起床了,再起来两人收拾收拾,去老街吃东西。每当有人来这里,我都是带人去老街吃东西,哈哈。不过小咪没像其他人一样吃汤圆,而是去吃了小笼包。吃完就把她送到虹桥高铁站送走啦!   从高铁站回来,又把别人托小咪带回来的东西送到人家手上了。   哈,好像没什么可以写的了。

一次从栈中寻找被优化到寄存器中的局部变量指针的经历

  上周基本解决了一个dump文件分析的问题。   一开始,问题没有弄复杂,只是从最后异常看到call stack,大体得出某个类的指针为NULL,却被继续使用,然后fix的话只要在被使用前判断一下是否不为NULL就行了。   不过这个fix有一点没有考虑到,是该方法一开始就有一个分支对该指针进行了判断。所以如果该分支确实成立的话,我的fix就说明有问题了。于是新的问题就成了验证该分支的条件是否成立。   分支的条件是判断另一个对象的每个成员是否为空。本来,这个对象一开始是new出来的,指针是某个方法的局部变量,一般说来是放在栈上的。不过通过call stack切换到那个方法的context后,发现查看局部变量并没有那个指针。通过查看反汇编的代码,才发现原来该指针被优化了,并不存储在栈上,而是存储在寄存器r13上了。于是我就开始想着如何可以查看某一级call stack时的寄存器,一开始我以为每次call指令时,会自动把所有寄存器的值都压栈的,后来发现不是,还特地去找了Intel的指令手册看了一下说明,反正没说有压栈寄存器,大概是我记错了。问了一下那个老外同事,他说没什么办法,只有想办法从栈里找。   这样没头绪了几天,后来灵光一闪,偶尔发现在call stack中使用r13存储指针的方法的下一级被调用方法的反汇编代码中,把r13压栈了!于是只要在栈中就肯定能找到那个指针的值了。至于怎么找那个栈中的位置,从函数的返回地址找!从最后的esp值开始大地址(栈的生长方向是往小地址方向生长)开始搜索那一个方法的返回地址,找到后再往小地址找压入的栈的寄存器值,果然找到一个值,可以通过dt来查看,还可以通过dds该地址的vf-table来查看它的虚表包含的虚函数名称,这样就可以验证是否是要找的那个对象。果然没错!

最近过得很开心

  前天傍晚下班回来的路上被追尾了。因为车速比较快,前面的一辆的士突然停下载客,我就急刹车,差点点就要撞上前面的,我都感觉到我的车好像因为刹车踩得太猛而什么东西突然断裂了一样,但是后面另一辆的士就没刹住,撞上我了。看了一下,我只是后面有几条划痕,那的士是右大灯完全废了,都往里陷入了。我也懒得跟他计较,只想着快点回去。   最近几天因为原来做面试的两个同事都到美国培训去了,于是把面试的活都仍给我了。开始还觉得有点新鲜感,两三次后就有点厌倦了,电话面试了好些人,不少还是硕士,不过貌似大多对软件开发并不是很熟练。   接到几个Watson bug,不过实在没经验啊。   KarenMeu迟迟不开工,主要是有两大块还没一个清晰的思路。界面部分想模仿Qt Creator,看了一点源代码,没头绪。另外就是想有一个极度灵活的插件架构,插件主要分两类,一类是界面插件,一类是业务插件,业务插件产生数据,提供给界面显示和操作。同一个业务插件可以让用户自由地选择不同的界面插件进行显示。具体细节想不好该如何实现。   最近过得很开心。

Ninayan W.I.P.(29)

  这两天又重新拾起Ninayan来,随着embed.ly的收费,Ninayan的主打的图片、视频浏览功能被废掉了,只好自己写代码来实现这部分了,但这工作量应该比较大,只能慢慢来了,有点想把这部分代码做成开源项目,叫SANSASORI。   之前也有断断续续地修改,支持Follow5,后来Follow5停运,然后支持StatusNet。这两天主要修改了一下UI,Twitter部分原本就支持使用Twip4的T模式和O模式,只不过没有设置UI,这次把账号设置的UI做了小部分高速,除了可以修改API地址,还为每种oauth服务都增加了用户自定义API Key的功能。这主要是在支持腾讯和新浪微博的过程中,一直遇到因为API Key不能正常使用的问题,如果用户可以自定义,应该能缓解一部分问题。   另外,还在Proxy部分增加了导入用户自定义的SSL证书的UI,这样就可以使用goagent做代理了。不过使用goagent的过程中偶尔发现会有所有网络连接都阻塞不返回,然后不能发起新的网络连接的问题,在网上找了一圈没找到怎么为QNetworkAccessManager的post和get方法设置timeout的方法,纠结。   把文章、图片和视频的浏览功能修复后就不打算再为Ninayan大动干戈了,不增加功能了,顶多就是有bug修一下。之后就开始做KarenMeu了。

嵌入的CLR引用销毁的C++对象的问题续

  前面的blog中,网友sali98提到可以用#pragma init_seg(compiler)等来安排全局对象的构造和析构顺序。这倒是我以前没有想到的,不过经过实际测试后,发现这个方案并不能解决我的问题。   在原来的定位结果中,以为单纯是嵌入的CLR对象晚于C++对象的销毁引起的问题,实际上问题要稍微复杂一点。首先,上次提到的使用_exit引起的对象无声息的消失,不是主要问题。这里调用_exit是在之前有个人把exit换掉的结果,他以为_exit不会调用对象的析构函数,于是不会引起析构时资源销毁时机不正确的问题。事实上这个fix是不起作用的,因为从call stack来看,_exit对嵌入的CLR似乎不起那个作用,而且无论是exit还是_exit都会在对象正常或不正常销毁后仍然有消息循环存在,消息循环中某些处理代码仍然会继续运行,而那些代码也是有可能会引用已消失的singleton的。   最早我想的解决方案是基于这样的想法,既然是C++的singleton在被销毁后没经检验就来使用,那么就把singleton改好一点就行了,我想过《Modern C++ Design》中提到的Phoenix Singleton,也看过一些boost中的Singleton的实现。不过后来都感觉太麻烦,没必要。于是今天试了一个很简单的方法,增加一个static bool变量,标记当前singleton是否有效,然后在每个非static的method开头都先判断一下。简单测试一下,倒是能勉强工作了,不过发现另外一个问题,这样的singleton不止一个!而且另一个不好的地方是,每个非static的method都要修改一下,不必要的改动太多。   今天又看了一下crash的call stack,我就觉得单纯修改singleton的实现似乎不是很高效。于是我就想,是不是有办法在调用exit或_exit前就自己写代码把CLR卸载掉,把消息循环停掉?以我对.NET的粗浅的了解,我觉得嵌入的CLR是应该可以主动卸载掉的,只不过也许某些正在使用的资源会成为阻碍,这个要仔细调研一下。而停掉消息循环这个,感觉也是可以的,增加个标记,在消息循环里判断一下,可以自己主动跳出循环。

编译了GDIPP

  前两天才知道GDIPP是LGPL的,放在googlecode上。昨天把它所有的源代码clone下来了,然后编译了一下,倒是全部编译出来了,不过运行后貌似没什么效果,囧了,有空读一下它的源代码。众所周知Windows的字体渲染效果不怎么样,所以对于自己有一套效果良好的字体渲染手段是很有吸引力的,我就是想试一下把GDIPP集成到自己的程序中去。

用Intel C++编译Qt失败

  之前说过想用Intel C++编译Qt来着,于是从VeryCD上找到Windows、Mac和Linux的Intel C++安装镜象不辞辛苦地下载下来安装。结果让人很沮丧啊。   在Windows 7中,无论编译64位版本还是32位版本,都会编译失败,我怀疑是因为Intel C++用了Visual C++的头文件引起的问题,但是我直接用MSVC2010来编译64位的Qt,虽然也是编译失败,却跟Intel C++报的错误不同,好像C++11标准的问题,在Webkit部分中有类名为nullptr,这个名字在C++11中作为保留字了。也不知道那些用MSVC2010编译成功的是用了什么参数。至于使用MSVC2008的配置,我就没兴趣编译了,因为我不喜欢MSVC2008的SxS。   然后在Mac中编译,32位版本也是编译失败,64位版本编译倒是全部通过了,但貌似make install不完整,那些头文件就没有复制过去,还缺了些什么不知道,反正直接把Qt源代码目录中的include目录复制过去是不能用的。于是也放弃了。   后来么,在Windows上下载了32位和64位的TDM GCC,编译了两个晚上才编译出来,话说那个-nomake "demos examples docs"参数不起作用啊。试了试编译Ninayan 64位,可以运行。   这两天看到Nokia的Qt论坛上有个叫Qt4iOS的人,说他做的Qt for iOS插件就要可以正式发布了,好期待啊。又看到有人说,Necessitas虽然还在Alpha版本,但已经可用性很高了,我看了下,现在居然已经提供4.8.0版本的for Windows/Mac/Linux的SDK了。不过在Mac上安装好后想编译Ninayan才发现,源代码还需要做些修改,比如源代码中通过预定义宏只识别了Windows/Mac/X11/Symbian/Maemon,但是这个Android不知道是什么宏,不知道上哪去查点资料看看。   于是最近还在网上看到的消息,是说Windows Phone的下个版本会支持C++开发,如果这样的话,Qt也会很快就支持WP开发。啊,如果Qt真能用于Android、iOS和Windows Phone的开发,那就太牛逼了。说实话,如果这些port的质量可以的话,只要价格不是太离谱,我应该会买这license去的。

换用Intel C++编译Qt

  春节放假时有一天突然想到Qt是支持用Intel C++编译的,有icc的mkspec,而且Intel C++在Windows、Mac和Linux都有,还能生成32位和64位的可执行文件,于是就想试一下,如果确实可行,以后就不用GCC了,虽然GCC也很好。   比较囧的是,在Windows上,Intel C++除了最核心的编译器,其他的都是用Visual C++的,比如运行时,甚至包括nmake,于是很不幸的是nmake貌似不能通过命令行参数指定并行编译,只能单线程编译了,纠结。   自己编译Qt的话,Windows和Linux都要为32位和64位系统分别编译,Mac倒是只要编译一个就行了,但是有个小问题是上次在Mac OS X 10.6.7上编译Qt 4.8.0时64位版本到后面有个什么库没有,于是只能编译32位版本了,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