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Stories

我从你的门口走过

  我站在你的门口,徘徊犹豫。我没有进去,我从你的门口走过。

楼下装了防盗门

  我住在五楼,楼里没有电梯,每次都是走楼梯上下。我们对下的4楼一直特立独行,没有防盗门,我搬来半年多了,一直没有。那天星期五晚上,跟小丫头一起回来,小丫头爬楼梯可弱了,说累死了。到4楼的时候问我,到了没有。我说还有一层,就我们下面这个4楼的没有防盗门。  昨天晚上回来,一口气爬到5楼,心里闪过,怎么下面的好像有防盗门的?但也没有多想,就做其它事情去了。今天回来,看清楚了,确实装了一扇簇新的不锈钢防盗门!小丫头走了,它这儿也变了。  小丫头走了呢,去成都了呢!今天晚上小丫头就睡在成都的某个地方了呢!中午快12点半的时候,小丫头发短信说“上飞机了 再见了”,我故作镇静地说“呵呵,昨天就再见了”。下午快16点20的时候小丫头发短信来说“我已到成研”,我说“好好干,加油,多攒点钱,以后我去蹭你”。  看着手机,既希望有短信来,又怕有短信来。我忍不住,甚至有幻觉,好几次不经意间觉得闻到了小丫头头上那轻轻的香味。  突然觉得生活太没意思了,生命太没意义了。我讨厌这个世界,我讨厌这个人生。

我的世界你来过

  这是小丫头留在深圳的最后几天。小丫头来深圳的情景,似乎就在不久以前。  星期四,下午,小丫头发短信来,说把她分到成都。我如同当头被打了一闷棍。当时,小丫头还没来报到之前,得知她会被分去北京或上海,我就已经痉挛了一阵子,好不容易慢慢习惯并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且下定决心,在网上把认识的在北京和上海的朋友、同学全都打了招呼,要过去那边。结果却是特别意外的另外一个说是打击都不为过分的消息——成都!我不知所措,刚刚还跟教授、疯丫头谈笑风声,紧接着的是一阵心绞般的疼痛,我疯了。晚上,QCC吃饭,我跟去,我笑不出来,却不能扫大家的兴,我勉强挤出点笑脸。我偷偷告诉雨烟。吃完饭,跟雨烟一起去百草园英华苑取了小丫头寄放在那里的行李箱。一边往研发东门走,一边雨烟不停地劝我开导我。走到东门,雨烟自己坐班车去了,我留下等小丫头出来。小丫头迷路了,在研发中心都迷路了。等到小丫头,一起坐班车,回住的地方。小丫头很疲倦的样子,我还好,只是心里像翻江倒海。小丫头玩起电脑,我坐在旁边看。很宁静,很安逸。告诉她明天要在8点10分前出门去坐车上班,然后就睡了。  星期五,一起出门,去上班。一起吃早饭。以前都是跟小妞一起吃的,自从搬了家后,一般都是一个人吃。这是和小丫头一起吃的唯一一顿早饭,以前就算在一起,在家里,都是睡过去了,一直等到中饭的。我告诉小丫头,我们一般在这个地方吃中饭,如果中午没人陪你吃饭的话,就来这里找我们。吃完饭,小丫头转头就要往外面走,被我叫住,应该往另外一个方向走。怎么mm都会有点路盲?小丫头在五楼,我在六楼。12点了,照平常一样出来,跟着雨烟和疯丫头。电梯上,雨烟回头问我,怎么跟着她们。然后两个人开始扯皮。雨烟问我不难过了,我说难过啊,难过也要吃饭啊,雨烟说怎么不去找大耳环mm一起吃饭,我说我一直跟你们一起吃的啊,雨烟说人家大耳环mm就要去成都了你也不找她一起吃饭,然后就转头跟疯丫头说昨天晚上我可郁闷了。然后教授他们插进来,开始一起扯皮。看到小丫头过来,疯丫头说欢迎插队。小丫头说,这样算不算插队哦,我说当然算啦。吃完饭,小丫头说手机没钱了,要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一下情况。我把手机拿给她,她跟她妈说你要坚持住要有心理准备,我要去成都了。打完电话,我说手机下午你拿着吧,还要订机票的。下午快下班的时候,雨烟叫我过去帮她调自动化,其实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就是要等一会,她还没等一会就立马手动结束了。后来发现真的是只要等一会儿就行了,我就很大声地说,叫你等一会儿不等。然后扭头就走了,雨烟就在那里说,你居然这样跟我说话,不就是让你的大耳环mm多等了一会儿嘛。我头也不回,管自己走了。走到下面,刷了卡。没发现小丫头,于是想打电话。前台的还不能打外线,刚好逮到猫猫,就用她的手机打我的手机。小丫头说已经在排队刷卡了。后来她说,其实知道是我打过去的,因为一看是上面登了名字的打过来的。然后一起去食堂吃饭,再一起坐车回家。回到家,小丫头玩了一会儿电脑,说要出去跟大队培训的同学玩一下。小丫头出去了,我无所事事,翻起书来看。很无聊,很无聊,很无聊。10点过后,发了条短信,喊她回来。我骂自己,有病,又陷入这种怪圈了。过了20分钟,还不见回来,只好打电话,小丫头说马上就要回来了。我骂自己,有病,又陷入这种怪圈了。小丫头回来了,我静静地看着她。小丫头玩起电脑,我坐在旁边看。很宁静,很安逸。小丫头说,终于可以睡懒觉了,是的,大队培训期间睡不够是人所共知的。  星期六,早上9点,孙同学打电话来,我说在睡觉呢,她说两只猪。到了9点半,实在睡不着了。起床,到客厅看电视。很无聊,很无聊,很无聊。小丫头起床了。我在床边坐着,看小丫头收拾。小丫头说,要跟大队培训的同学去吃中饭。我说,算好时间,下午还要坐车去看你们的迎春晚会的。小丫头问我中饭怎么办,我说叫外卖呗,小丫头略带歉意地笑笑。看时间还早,小丫头玩起电脑,我坐在旁边看。很宁静,很安逸。小丫头说,怎么还不来啊。我说不用急,你们12点去吃,吃到1点半。后来果然,1点半的时候,小丫头就回来了。说要睡一会儿,然后我玩电脑,她在那边睡着。我去关门,回头看见她侧着身躺在那里,脸圆圆的,真可爱。孙同学又打电话来,说车子的事。我说睡着呢,她说怎么这么能睡。到2点过5分的时候,我把小丫头叫起来。然后出去等她,等她换完衣服。孙同学在小区门口的公车站等着,几个人吹了会儿牛。我等不及了,说先走了,跟孙同学说,你带着她,孙同学说放心吧,不会把你mm弄丢的。我到路对面的站坐391,到市民中心。我到的时候,已经开始2个小时了。看了一会儿,看了经典的《华为时代III》,然后就挡不住了,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尾声了。抽大奖的机会没有了,因为我的奖券没扔到抽奖箱里去。结果还意外地弄到一个幸运奖,被人赶过来的位子,有个“福”字。会完了之后,就跟教授他们去找吃的地方,磨蹭了好久,之后是找不到哪里坐车,把雨烟弄郁闷了。最后坐公交车到梅林,吃小肥羊。吃了很多条泥鳅,疯丫头怕极了这个,哈哈。吃完,坐328回去,还怕回晚了,先给室友发短信,要是小丫头先回去了,帮忙开个门。结果等我9点半到了家,发现小丫头还没回来。孙同学说已经应该回来了。正如我估计的,小丫头找大队培训的同学去玩了。跟妈妈打了个电话,说话的兴致都没有。很无聊,很无聊,很无聊。把小丫头传给我的照片刻了张盘,然后就没事做了。11点过的时候给小丫头打电话,想喊她回来,结果没人接,只好发短信。回了个马上回来。11点半的时候,再打电话,小丫头说,就快到楼下了,不要慌。一种很奇怪的语气,以前从来没见过的语气。我在阳台上望着她回来。我在客厅里踱步等着她回来。小丫头见到我,轻轻地说了叫sorry,以前从来没听过。然后就进屋去,小丫头玩起电脑,我坐在旁边看。很宁静,很安逸。小丫头说,手机停机了,话费用完了,我说用我的吧。小丫头跟人语音聊天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去睡了。我问她明天几点起来,她说9。  结果8点多,我就睡不着了。等着小丫头起床。然后一起收拾东西。她要回她以前住的地方,整理东西。在梅林倒车的时候,我问她想不想吃包子,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想。过去买了两个大灌汤包,结果她说不喜欢吃肉的,于是去换成菜包。到了沙嘴,小丫头有点感慨,离开了半个月的地方。她说,去吃饭,然后把我送走,然后她收拾东西。走到下面的一家湘菜馆,一人点了个木桶饭。两个人都没什么食欲,她是因为刚吃过2个包子,我是因为什么,我不知道。吃完说,去华强北看手机吧。于是坐到华强北,顺便把她买给她爸的衣服寄了。走来走去,说还是去看看以前的那些同事。于是打的到市民中心旁边的新少年宫。那些人看到小丫头,都特别热情。他们都很忙,于是我和小丫头走到观众席,看节目,一直看到6点,从4点开始,我就过半个钟头催一次。出来后,决定再回华强北,吃个晚饭,然后送她走。看到卖烤红薯的,小丫头就想吃,2块5买一小个,还真是贵。不过小丫头只能吃半个。下车刚好看到元绿回转寿司,就带小丫头进去吃,她说以前没吃过。小丫头吃不了多少,因为刚刚那个红薯就已经撑死她了。但是两个人还是吃了75块钱。小丫头说好奢侈啊,我说趁现在还能奢侈就奢侈吧,以后有老婆了,就要干吗干吗了。然后说起以后的事,我说2年后,如果有机会你愿意,我就把你弄到上海去。她说,那时候我就已经有老公嫁人了。我说,所以我留了后路的,说是你愿意的话,而且只说了2年,要是3年后,我已经估计你嫁人了。走到公车站,我说,我会去找你的。直到212路公交车来,那几句在心里构思默念了n遍的台词还是没说出口。等小丫头上了车,我把头扭到一边。直到车开动,我望着车里的那个小女孩,挥挥手。我掏出手机发短信给她,我一定会去找你的。我只觉得眼睛有点湿,有点忍不住,比当年我离开重庆时,在江北机场的时候感觉要舍不得得多,我不知道为什么,难到真的是因为心底里预见到这次的分别是这生的分别吗!小丫头发短信来说,其实我一直怕你放不下我。我说,放不下有什么用,该走的还是要走的,该分开的还是要分开的,我这几天觉得很幸福,让我有机会照顾你,尽管不周到。路边的店里适时地播起一个女声的“……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 等你走后心憔悴白色油桐风中纷飞落花随人幽情这个季节河畔的风放肆拼命的吹不断拨弄女人的眼泪那样浓烈的爱再也无法给伤感一夜一夜当记忆的线穿杨过往支离破碎是黄昏占据了心扉有花儿伴着蝴碟孤燕可以双飞夜深人静独徘徊当幸福恋人寄来红色分享喜悦闭上双眼难过头也不敢回仍然渐渐恨之不肯安歇微带着后悔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等你走后心憔悴白色油桐风中纷飞落花随人幽情这个季节河畔的风放肆拼命的吹不断拨弄女人的眼泪那样浓烈的爱再也无法给伤感一夜一夜当记忆的线穿杨过往支离破碎是黄昏占据了心扉有花儿伴着蝴蝶孤燕可以双飞夜深人静独徘徊当幸福恋人寄来红色分享喜悦闭上双眼难过头也不敢回仍然渐渐恨之不肯安歇微带着后悔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当记忆的线穿杨过往支离破碎是黄昏占据了心扉有花儿扮着蝴蝶孤燕可以双飞夜深人静独徘徊当幸福恋人寄来红色分享喜悦闭上双眼难过头也不敢回仍然渐渐恨之不肯安歇微带着后悔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仍然渐渐恨之不肯安歇微带着后悔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

一个一个从我身边走过

  翻起blog,点开那些链接,想起以前在一起的人,现在呢,在那样的日子里,水一样摇摆的日子里,现在呢,人一个一个从我身边走过,什么都没有留下。

教授生日快乐

  今天是教授的27大寿,其实好多天前,好像还是大牛生日前后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到今天了,还跟疯丫头说了,还去逗教授玩,说给教授去弄个礼物来。遗憾的是,疯丫头是一直没出席过最近几次同事们的生日宴,从猫猫到大牛,再到今天的教授。  今天白天是评议了一天,上午2个小时,下午接近3个小时,几乎没有时间干点其它的事情,实在是讨论得全身难受,而教授则像是被人先整了,不知道谁用他的notes发了个邮件,疯丫头还说是我弄的,结果只骗了她一个人。哈哈,看那邮件的内容似乎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也难怪疯丫头这么信教授了,呼呼。  下班后,一群人奔向湘江老厨,雨烟还想鼓动猫猫也送教授花,结果如我所料,猫猫是肯定不会送的,最后就挑了个小森林,哈哈。  我发现我有时候的脾气还真是挺大的,结账的时候,他们多算了一个人,我就很大脾气地冲过去叫他们数数凳子,而且好像很凶的样子说,难道我们13个人坐12个凳子。小思宇曾经还说过很怕我生气的样子,有时候打的,我在前面跟司机犟的时候,她们在后面吓得直发抖,呵呵。我还怕小思宇呢,倒吸一口凉气也是最经典的一幕呀!  不扯别的了,教授又大了一岁了,怎么还不着急找女人呀,呼呼,我都急呢。总之,教授生日快乐,在新长的一岁里,找个好女人!

小破聊天软件QQ

  真不知道,QQ这么个小破聊天软件,为什么能做得这么大,80多MB的东西可不是随便能写出来的,实在是佩服啊,也看不出它都实现了哪些炫目的特色功能,除了聊天还能干吗。  今天下午睡了午觉起来,头竟然是昏的,眩晕!TSE坐在我旁边跟我说话,我强打着精神,努力不让自己说错话或者漏过他说的话,吃力啊!不知道是怎么了,晕了好久,去喝水,冷水冲脸,都没好转。后来时间慢慢过去了,稍微好一点了,但还是不正常,就是晕!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形啊!

虚荣心满足了

  昨天晚上睡觉着,把电脑抱到床上,跟float聊了一会儿,她说要点名表扬我一下,因为我的blog上说了一些让她觉得要赞赏的话。好奇地熬到今天,去她的QQ空间看了一下,就抄了我三句话,不过也让我的虚荣心小小地满足了一把。  今天去买了机票了,11号的,去的时候6.5折,回来的7.5折,还是花了我2030个大洋啊,呜呜,越来越穷了。顺便去请了假,从12号开始请到17号,原来一直在等,等消息确定,自从知道小丫头被短信通知了后,我便可以心安理得、死心踏地地去请假去买机票了,今年,还是一个人走。所谓的人算不如天算啊!

满城尽带黄金甲

  完全不知道在讲什么,反正就是噼里啪啦打了一阵,有乱伦,有恶搞,最后是屠杀。一点不好看,连色彩、声音都让人觉得没什么值得说的,怎么说《夜宴》至少这点上还是继承近几年来国内大片的特色的。  不过,小马哥还是又帅又酷的,巩俐阿姨的演技确实也是一流的,可惜的是剧本太烂了。刘烨也还成,好像后来看到他演的角色都是不太好的,不像那部那部叫什么来着,和孙俪一起演的,多好的一角色,《茉莉花开》里也是个讨打的角色,呵呵。周杰伦就真的太丑了,Jay啊,不要出来演戏了,就好好写你的曲,唱你的歌吧,影视圈不适合你!  到最后,就又跟看《夜宴》时的感觉一样,突然听到怎么好熟悉的音乐啊,才想起来最近不就一直在听《菊花台》吗,当时感触还多大的,感慨Jay是个才子,什么样风格的歌都能唱,所以所以,我在再次大声呼喊,Jay,不要演戏了,好好写你的曲,唱你的歌吧!

南山毛家饭店

  今年的测试部聚餐改到了南山的毛家饭店。说实话,除了那盘虾,其它的菜我觉得做得实在不行。而且最为让人奇怪的是,为什么不同的人,运气好坏的差别就会那么大呢。对于抽奖这种全凭运气的好事,从来都轮不上我,倒是一些倒霉事情也许可能偏偏会找到我头上来。虽然,《火影忍者》里的阿凯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但这样抽奖的事,实在是跟自己一点点都打不到边的,划拳打牌什么的也许还可以算是自己有一部分人为因素,比如临场反应力,观察力等等,唉!  只休息一天,有点不爽。明天去买机票吧,然后是请假,早点回去。